当爱没有名字时

虫绿匿名收稿小站:

 想要为你写一首情诗
这个想法就像是
夏季的蝉鸣
冬日的飘雪
孜孜不倦  连绵不绝
在我脑海里辗转反侧
让我无法入眠
我想我或许是有点喜欢你了


好吧
我承认
是非常的。



我喜欢风吹过头发的感觉:

Childhood is measured out by sounds and smells and sights,before the dark hour of reason grows. 
在黑暗的理性到来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以及视觉。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这是一部我看了无数遍的电影和书,多到我至今可以背下来一整段台词对话。
       及纯真又及震撼,初二的时候看的我差点心肌炎(过劳)还去做了运动心电图(我TM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个电影会过劳,心脏疼)
     这张画的很草率,没有考虑过多的颜色,尽力让这个画像内个集中营的事实一样惨败,无色。

暂无数据:

纸猫-倾家荡产:

#锤基##预售##战地情书##CP22#
战地情书信纸预售
预警:R18/ABO/生子情节
预售时间:5月3日~6月3日
P12纸信息详情,P3番外试阅+特典信息,P4微博抽奖环节

作者: @吐鱼干的喵喵泡PU 
主催: @纸猫-倾家荡产 
封面: @∅ 
校对:迢迢
特典:书签—— @唐老狗 
      明信片—— @坂卜 
排版:Angeline
开本:A5
页数:130P
字数:正文6w8+番外1w4
价格:68RMB
#转发抽奖#不用关注,6月3日晚上8点抽一位送Mac口红BRICK-O-LA,再抽一位送信纸本体一份。
=========================================================

·为了保险起见,需要各位先加群,才能获得购买方式和预售地址,群二维码见P5

微博抽奖点我

 

 

·信纸参加CP22,会带50份过去。CPP链接:http://www.allcpp.cn/d/136177.do
·有任何问题可以在下方留言-3-

 

 

【有感于复联3的托尼】若时光倒流

筱枫逐云远:

若时光倒流
我愿你仍是纽约上空那个开怀大笑的孩子
只可惜
那个孩子
已经死了
——题记


忽然感觉复联3的意义好像和神夏4一样
别骂我
我只是觉得他们把神拉下神坛,变成了人
他们摧毁了英雄
又在绝望中重塑了英雄
只是这绝望太过沉重

从钢铁侠1到复联3
托尼从孑然一身、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到噩梦缠身、背负死亡的孤胆英雄
他成就了与神明比肩的凡人英雄钢铁侠,却杀死了那个当年在九霄之上开怀大笑的孩子
忽然想起苏轼的那一句:长恨此身非我有
此时此刻,托尼斯塔克,再也不属于他自己
复联3里,难得和小辣椒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却被博士的突然到来而打断
那些关于孩子、关于婚礼、关于未来的对话戛然而止
甚至在飞船上,面对小辣椒的追问,托尼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推迟了他们的晚餐
是啊,在世界面前,属于托尼的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
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承受一切的人必须是他?
十年前,那个用生命换回他的生命的人给了他一句话,他说:不要浪费你的生命
但是,什么是生命呢


这让我想起402里卷卷说的那句话,他说mary以生命拯救了他,而他却不知该如何度过他余下的人生。


也许,那些被以生命为代价所拯救的人,注定要成就一份不平凡吧
托尼为了这句话,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如同钢1里他说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早就死了。
可他并不知道,他心底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十年间,托尼得到了什么就失去了什么
他的爱人
他生命里唯一的存在
就这样被自己丢在了地球
生死未卜
他的朋友
他敬重的战友、伙伴
为了保护杀死自己父亲的人
用父亲的盾牌戳碎了他的能量块
与他反目成仇
或许终将老死不相往来
他的学生
他一手发掘培养,一路保护看顾的孩子
在他怀中灰飞烟灭
so you have everything and nothing
忽然发觉伊森似乎就是托尼命运的预言
两句话,决定了托尼的一生
一切,仿佛一场轮回
所有得到的东西,一夕之间,他全部失去了


他再一次,一无所有
泰坦星上
他失去了家
失去了战衣
失去了新结识的战友
失去了那个用生命保护的孩子
他看着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灰飞烟灭
真的,如果能看到托尼的心
我无法想象那会是如何千疮百孔、鲜血淋漓的一颗心
如果螳螂女可以读懂那一刻的托尼
她读到的必然是绝望

看着最后以一己之力与灭霸单打独斗的托尼
看着烈火中,渐渐焚毁又生长出的战衣
看着最终半身战甲支离破碎
我忽然又想起队长那句:如果没有铁甲,你是什么?
他以凡人之力对抗神明都无法抗衡的对手
他不是没有恐惧,他只是不能恐惧
所以灭霸摸着他的头,对他说,我敬佩你
是的,你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身为人类,你把恐惧置之度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没有任何胜算的战斗中,你毫不畏惧,战至最后一刻
最后灭霸把到插进他身体的时候
托尼真的害怕了,但他没有退缩,甚至他绝对不愿意让博士为了救自己献出宝石
是啊,为了这个世界,我,托尼斯塔克,什么都不算
当托尼红着眼、下意识摇着头迎接死亡的那一刻
我忽然在想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让我再看看他的笑吧
可是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前些日子在微博上看到一副漫画
说托尼的世界充满了颜色
而最后,一切都不见了
变成了灰色
剩下了他自己
当小虫在他怀里灰飞烟灭的那一刻,他心里得多自责啊
他一定恨不得杀了他自己
然后他直起身,握住血淋淋的手,好像那里还有那孩子的温度
那是这个星球仅剩的与他的一丝联系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
真的,比起死亡,背负所有人的死亡是更加痛苦的事
我无法想象托尼要如何逼着自己镇定下来
把所有的悲伤、痛苦、自责压回心底,再次变成那个无坚不摧的钢铁侠
他是人啊,他也有心啊

灭霸说,但愿人们记得你
可我想说
我宁可他被这世界遗忘
也不愿他以死亡被铭记

哎,忽然想起
走到今天,托尼似乎是被几句话一步步引向了绝境
第一句是伊森的那句:do not waste your life
这句话杀死了托尼心中的那个孩子,成就了保护世界的钢铁侠
第二句是梦魇里,队长那句:you could save us
这句话,让托尼背负了一生的内疚,他认为,所有人的死都是他的错
第三句是他面对这个梦魇,一遍遍跟自己说:I did do all I could
每一次死亡,都让托尼心中的罪更深一份,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做,为什么?
忽然觉得第四句话或许会是博士的那一句:there was no other way
也许为了这句话,为了这最后的办法,唯一的希望,把自己当成胜利的祭品,毫无保留的闲了出去。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只是想起前不久重看钢铁侠
钢2的时候,小罗对托尼说,你真的不必一个人承担起这些
而那个时候托尼因为钯中毒命不久矣
他不想让小罗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还没有想到解决方案,而没有解决方案的问题是不可转嫁的
后来,生日宴,他问娜塔莎,如果你知道这是你最后一个生日,你该怎么度过
娜塔莎想了想告诉他:和我想和的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
于是,后来我们看到托尼穿着盔甲像个小丑似的放纵狂欢
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可能撑不过这一关,于是他必须寻找一个继承人
但他的性格又决定他不能服软去承认他需要别人,于是,他选择了用这种方式
我发现一个事儿,就是一般有信任障碍的人,都会选择用赶跑身边的人来解决问题
当初卷卷冷言冷语赶走花花去赴莫莫的约会
如今托尼摧毁自己的形象来移交他的钢铁军团
哎,都是不安全感惹的祸哦
说回他的使命感吧
怎么说呢,托尼和队长是两种人
对托尼来说,如果一件事有危险,他会不告诉任何人,而独自赴死
为什么呢?
因为他觉得,他没必要拉着别人一块死
如果必须有人付出代价,那么这个人应该是我,你们都有太多不去的理由,当然我也有,只是那个人还得是我
他怕成为活下来的那一个,他怕背负那种你明明可以做更多却没有的内疚过一辈子
可是复联3偏偏让他面对这样的结局,让他背负了所有的死亡

哎,如果时光倒流
只希望,托尼斯塔克可以再像孩子那样无忧无虑的笑一场

tankees:

*复联3剧透注意!!!

说真的看完丧了很久(我感觉再也不会快乐了.jpg

自己画自己安慰自己

昔我往矣:

刚才室友: 虽然是非自愿的 但锤哥被剥去了所有弱点 成了真正的神


我: 做孤神这样痛苦 还不如做人


(她真是烦死了我摔下笔又开始哭 )

复联4片场出现了快银,这么说时间线又回到了有老贾的时候.
那么Tony再见到Jarvis的时候不远了。
“welcome,sir”
“oh,jar you don't know what I've gone through without you."

[锤基/中篇]追光者 23

CAY-Z:

看了妇联3之后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在想不然把这篇结局写甜好了······sad.


新读者请移步个人主页从头开启追光之旅!


求!文!评!




23


 


矮人王艾崔和他的大炉子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造访者:他正靠在模具炉上敲敲打打时就用余光看见了一架飞行器的降落,只不过驾驶员看起来技术堪忧,那架可怜的昆式差点一头扎进熔炉里。


 


当驾驶员从死里逃生的飞行器里走出来时,隔着一整个熔炉之心,艾崔觉得他有些面熟——矮人的视力很好,技术上讲,他们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矮人”,至少他比所有的他经常打交道的阿斯加德人都要高得多,就连那个雷神也只能到他肩膀底下,而他只不过是头身比例不很协调罢了——说真的,他恨给这个种族起名的祖先们。


 


后来那个身影站在交错的铸铁炉前犹豫了片刻,又伸出手在半空中在四处虚空里感知许久,才抬腿迈上了炉台,朝艾崔走来——他每一步都走的很稳,也很坚定,特别是这人走路时总是端着一股子傲慢却又不让人讨厌的优雅,这让他看起来像是在走秀,光看那贵族式的步子谁又会知道他的脚下却是只宽约两拃的光滑金属台,更下面就是一片虚无、万丈深渊。


 


当那个身影大约走到一半时,他也就靠近了那个巨大的能量反应堆——熔炉之心,那是矮人族炼烧神器的来源,也是他们世世代代保护的核心。似乎从开天辟地到现在,那东西就一直熊熊燃烧着,火舌绵延百米,看起来就像是个缩小的太阳——那冲天的火舌不仅撩起了来人的头发,还尽职尽责地照亮了他的脸庞。


 


哦,当然是他了。艾崔一点都不惊讶地想。Loki·Odinson,奥丁家的小王子,诡计之神,他那阴郁的五官在不笑的时候显得更加深邃,即使这么远开外艾崔都几乎能看到他那雕刻般的鼻梁在脸上投下的笔直的阴影,但艾崔认识他却并不仅仅因为这位皇子特殊的美貌。


 


事实上,在很久以前他们就见过一次。而且在艾崔的记忆里,理论上来说,雷神的妙尔尼尔锤真正的主人,应该是他的弟弟,这位不招人待见的邪神。


 


那时的Loki还远不如现在这么待着一股子孤傲冷僻的样子,当他被一众仙宫勇士押送来矮人国的时候,嘴里还塞着阿斯加德惩罚死刑犯的口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那双绿眼睛恶狠狠地回击每一个在场的人,但那眼睛过于漂亮,那点钱为数不多的凶狠就在长而卷的睫毛下变作了含情脉脉。


 


作为宇宙中炙手可热的锻造师之国,国土几乎只有一座铸造大殿和一个熔炉之心的尼德威阿尔却闻名星系,在战争年代,每天都有上百个形形色色的外星来客前来造访,请求最巧手的工匠为他锻造一件最适合自己的神器,当然,矮人们也不是来者不拒,他们有自己的取舍方法——但无论如何,当阿斯加德每次派使者前往时,他们都会集齐最多的人手,快马加鞭地赶制出阿斯加德勇士们要求的兵器来——他们最早的祖先摩索尼尔(Motsognir)就是奥丁用巨人的血液和布莱恩(Blain)的四肢创造出来的,他们的生命起源于阿斯加德,也该世世辈辈臣服于阿斯加德,不应有略微二心。


 


或许是和阿斯加德特殊的血脉关系,矮人们总能敏锐地感知到阿斯加德人的存在——所以当这位小王子因为大闹仙宫,剪了Sif的头发又拒不认错,被惩罚来尼德威阿尔找寻最巧手的工匠为Sif重新锻造一头金发的时候,在他使尽浑身解数夸赞艾崔的手艺只为了求艾崔再为他的哥哥锻造一把神锤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矮人王敏锐地感知到了他不一样的气息,


 


他的血液更冰凉,更缓慢,他的心脏跳动几乎慢的无法维持供血,所以他才整日顶着一张苍白病态的脸,而当随行士兵解开扣住他嘴的面罩时,艾崔坚定了自己的念头——这张深邃、阴晴不定的脸,绝不是阿斯加德那些金发碧眼的日耳曼人种的一员。但他的凶狠与狡诈又几乎全数被那双过分漂亮的绿眼睛藏匿起来,只在士兵们解开那象征着屈辱的口枷时才仿若实质地透漏出来。


 


但那双眼睛直到今日艾崔仍然铭记在心,那是一双天赐的漂亮眼睛,看他一眼谁都得栽进去。多年后他听说到阿斯加德最大的丑闻——大王子Thor和他的弟弟Loki私通被众神之父发现——的时候,他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惊奇,谁又能招架住那双绿眼睛呢?只有命运。


 


艾崔回过神来的时候,曾经的小王子已经稳稳地站在了他面前,背光的大殿里高大的铸铁炉像张牙舞爪的钢筋巨兽,Loki和矮人相比过于单薄的身影站在一片阴影中几乎有些萧瑟的意味。


 


“Hi,I’m Loki,brother of Thor.“他听到小王子这样说。


 


 


Odinson——Loki面对艾崔时,本想用这个词儿来介绍自己,可它即将说出口的时候又让Loki别扭地皱了皱眉毛。短短三个音节却几乎作为禁词,从他知道自己身世那天直到此时此刻,他都不曾这么称呼过自己,即使是他刚刚豁出性命来到这里的现在——作为一个瞎子开昆式飞行器实属开天辟地的头一遭。于是他改称”雷神的弟弟“,高贵的奥丁森家族显然不会想要接纳一个血统卑微的冰霜巨人,但把Thor单个拎出来,看起来就好说话的多。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两个世纪之前了吧,Loki恍惚地出了一下神,那时他的哥哥还是个遇事屁话不说先暴跳如雷的蠢货,而现在——Loki勾了勾唇角,仿佛很愉悦地挑了挑眉毛,现在也没变多少,他的大块头哥哥应该正在复仇者大厦里怒发冲冠呢——他从复仇者大厦逃出来是夜里两点,他再一次不费什么力气地骗倒了他的哥哥,然后采集了雷神的指纹——顺便用这个指纹开走了一架昆式飞行器,他早就知道他哥哥脑子不怎么灵光,面对他时则更为甚之。迈上飞行器前他站在起飞台开阔的跑道上仰头朝天,能用蛇一般灵敏的感知器官辨别出今晚没有月光,也许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这不是个好兆头——任何一丁点平常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迹象现在在Loki看来都是凶兆,他已经是惊弓之鸟——近来他仍然做那个梦,关于雷神之死的梦,不同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雷神的死亡过程被拖的越来越长,越来越痛苦,而在那场梦魇里他的盲眼得以恢复——那些曾经混沌模糊的场景也在那儿愈发清晰起来,辽阔的冰原,血红的蛇眼,还有雷神手上紧紧握住的、最终杀死了耶梦加德的那把剑。


 


剑——Loki意味不明地想,长柄,宽身,泛着血红色的光,他他很确定那绝不是中庭能够制造出来的武器,那金属发出的象征死亡的暗蓝色他清楚地很是因为那地方他曾经去过——尼德威阿尔,矮人之国,只有那里一整个星球大的熔炉能锻造出这样的兵器,它们每一把都独一无二,却又一眼能够辨别出出自谁人之手。他很明白这样的神器矮人只会为了阿斯加德人锻造,但他和Thor从小就经常偷偷摸进阿斯加德的武器库,却绝没见过这把剑——也就是说,这把剑十有八九在这个时候还没有被锻造出来。


 


它会是决胜的关键吗?


 


Loki不知道,但他愿意试一试——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什么都愿意试一试。


 


”我伟大的艾崔国王。“他开腔了,艾崔看向他,而他的表演更加卖力起来,声音婉转仿佛乐器奏鸣,”我曾有幸见识过您高超的锻造本领,我哥哥那柄锤子可真是好的没话说,就连这九界战无不胜的战神,手里握着的也是您的大作——赞美您,我伟大的陛下,您无人能及的手艺让我震惊,令我多年来藏在心底里仰慕——我好奇,这宇宙中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您造不出的?“Loki夸张地露出了一个仰慕的表情,但这表情在他本来寡淡的脸上却显不出浮夸,如果他在中庭想要做个演员,那么所有好莱坞大咖都得靠边站。


 


即使提前知道Loki的狡诈和对阿谀奉承的擅长,但这样夸奖自己的话从一个表情真诚又漂亮的王子嘴里吐出来仍然令人受用,艾崔示意他走近些说话,小王子却有些迟疑地顿了顿脚步——艾崔的眼睛看得很清楚,他先是偷偷地伸出手掌,在身旁翻开,掌心朝着气流的方向,然后才敢于迈开步子。这些小动作换一个人绝看不真切,但艾崔的视力好到能隔着熔炉之心辨别出来着的飞船属于哪个星球,面对Loki也绝不例外,他一边盯着Loki仍然隐在阴影里的脸,一边道:”你已经和阿斯加德再无关联,我没有义务为了你锻造任何东西,你——“


 


艾崔的声音戛然而止的那一瞬间,Loki的整个人走出了铸铁炉高大的阴影,被矮人宫殿中的长明灯灯光包裹住——他显然比两个世纪前艾崔见到他的时候更加苍白虚弱,一对颧骨支棱在脸上,他吸气的时候艾崔几乎能隔着他的衣服看见他起伏的肋骨——而他敞开的前胸是一片枯槁黑死的血肉,中间镶嵌着一块隐约发出光亮的石头,替代了原本心脏的位置——而他的眼睛,令艾崔记了整整二百三十一年的绿眼睛,此刻却失去了灵动的那份光。


 


”看见我了吗?“艾崔听到了小王子的声音,那声音嘶哑、冰冷,好像远在冥界,“如果你不帮我,你们亲爱的大王子Thor会落得比我更惨的下场,而我很确定如果一定要走到那一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他。”